滚动快讯 Wor(l)d智能科技产品&创新盈利商机-.worldgn上海团队 乐蓓儿奥尔夫全国巡回师训营浙江温州站NO.873 没有上海户口也能接受好教育 外联出国为我们开路 普仁联盟:发挥青壮年业务优势 对部分老同志进行任免的通知 第三届国际性艺术比赛2019报名日期:即日起至2019年3月15日止 偶然中的必然“SKP现象”成消费升级的典型案例 飞机坠机,1男子和7名空姐流落荒岛,8年之后被救时,却有30多人 新国标“全面封杀”电动车?做好这几件事,你家的小电驴就可以安安稳稳上路了 芝华士携手全球品牌代言人吴亦凡演绎调和之旅 双耀健康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开业庆典2018年11月18日在燕郊举行
 当前位置:滚 动
 
飞机坠机,1男子和7名空姐流落荒岛,8年之后被救时,却有30多人
发布时间:2018-11-22 11:25:06  浏览次数:182

  

  我感觉身上很不舒服,全身都湿漉漉的,冷冰冰的,几乎想要大哭一场,想要疯狂的大喊大叫。

  这一刻,我身边是阳光沙滩、鸟语花香,天空湛蓝的如同洗过一样,比夏威夷还夏威夷,不远处还躺着一个一丝不挂、身材绝佳的女人。

  这个小岛景色非常的美,岛上的人也美。但我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。

  因为,我他妈不是自愿来这里的!到现在我都感到难以置信,我们坐的飞机居然出了事,落到了海里!

  我亲眼看到几个和我要好的兄弟被海浪冲走了,多半是死了,而我,现在也不知道在哪个无人的荒岛上,前途未卜!

  不过,我躺了一会儿,就知道现在继续这样难过,也没有什么卵用,赶紧就爬了起来,跨过几块海岩,朝着不远处那个美女走了过去。

  那美女看来也是被海浪冲到这里来的,她背面朝上,趴在沙滩上,衣服几乎都被海浪冲走了,此刻大片雪白的肌肤裸露在我的眼前。

  这女人的身材,真的超级棒,光滑洁白的脊背,挺翘的小屁股,我站在她后面一看,那些私密部位,全都一览无余。

  这实在是太让人喷鼻血了,不过我心底也只是微微有些发热而已,因为我还不确定她是不是活的呢,要是个死的,那可就太煞风景了。

  我赶紧摸了摸她的脖子。

  滑滑,软软的,很舒服……

  额,有脉搏,她还活着。

  这让我心底松了一口气,赶紧把她翻了过来,一看她的脸,我就吃了一惊,这不是飞机上的那个美女空姐吗?

  这空姐先前给我的印象特别深刻,因为她的小脸蛋实在是太漂亮了,身材又高挑性感,嗓音也特别动听,好像黄鹂鸟一样,随便一句话就撩的人心里痒痒的。

  这绝对是一个女神级的妞。

  我赶紧把手放到她丰满、雪白的胸口,用力的摁了起来,很快她吐了几口水,可是依旧没有醒来。

  我以前也学过一些救生的知识,知道她既然吐出了几口水来,这就说明是有救得,接下来就是人工呼吸了。

  看着美女空姐那性感的玉唇,闻着她身上隐隐传过来的清香味,我忍不住咽了口唾沫。

  为了救活她,我也是豁出去了,赶紧把脸凑了过去,准备给她柔嫩的红唇来一个亲密接触。

  然而我没有想到的是,我刚刚把脸凑过去,那美女空姐忽然就醒了,一双如同秋水般的眸子呆愣楞的盯着我。

  我有些尴尬,刚刚想说话,“啪”的一声脆响,一个响亮的耳光,已经抽到了我的脸上。

  这一耳光打的我脑子有些懵逼,我捂着脸后退了几步,有些愤怒的说到,“你干嘛打我?”

  “臭流氓!不要脸!”

  美女空姐带着哭腔喊道,她非常嫌弃和厌恶的看着我,“先前在飞机上,就觉得你是个猥琐男,一双贼眼到处乱瞟,穿的又穷酸,恶心的不行,现在看来,你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,居然趁我晕过去的时候非礼我!”

  玛德,听了这女人的话,我也是气不打一处来。

  刚刚在飞机上的时候,这女人全程面带微笑,那叫一个灿烂,跟我说话的时候,声音甜的不行不行的,没想到她心底居然这样鄙视我,瞧不起我,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。

  还有,什么叫我非礼她?

  “老子是好心好意在救你!不然你早死了!”

  我阴沉的瞪了她一眼,转身就走。

  现在天色也不早了,我已经感觉到从海上吹来的风,变得有些冷了,这里的晚上只怕不是那么好过的。

  我得想过办法生一点火来。

  我在衣服裤子的包里面摸了一下,惊喜的发现自己所带的打火机,居然还能用。这个打火机是zippo的,品质很不错,还是我前女友送给我的。

  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?有没有活下来?

  想到她,我眼神就有些暗淡。

  我的前女友叫小柔,已经分手两年了。非常巧的是,这一次她也在这一架飞机上,不过我看到她的时候,一点也不觉得高兴,因为她身边还有个秃顶的中年男人,乃是她的现任男友。

  我和小柔是在学校里面认识的,同一届,同专业。两年前大学毕业了,小柔去了一家外企上班,没多久居然就当了主任,我还以为她能力超群呢,后来却被我逮着她和那个秃顶男人车震。

  后来我听朋友说,这秃顶男人家里面很有些背景,他老爸以前是市长,有个叔叔也是什么大老板,身价十几个亿。

  而我呢,只是个农村出来的穷学生。能够到市里面读书,走到今天这一步,我已经是我们村最光宗耀祖的人了。

  小柔当主任到底是怎么回事,大家都心知肚明了。

  她却还哭着说和那人只是逢场作戏,只是为了工作,真正爱的人是我,泪流满面的求我原谅她。

  老子原谅个球!

  我实在无法忍受头顶一片青青草原,很快就和她分手了。

  分手后第二次见面,没想到居然就是那出事的飞机上。那秃顶男人也认识我,刚刚在飞机上,还老是用满是嘲弄的眼神盯着我,言谈举止也总离不开炫富两个字,还阴阳怪气的说什么两年不见了,有些人怎么还是一副穷酸样。

  我去你妈的,让你个狗东西炫富,现在飞机出事了,你再多钱,有鸟用?还有,用我干过了的女人,就让你那么开心?

  希望这狗屎男已经喂鱼了……

  我心底恶狠狠的想到。

  摇了摇头,我赶紧将这些事情抛在了脑后,我在沙滩上找到了一些木板,估计是从飞机上冲到这里来的。

  我在靠着一块半人高的海岩,在旁边点了一堆篝火,感受着火苗的跳动和热度,心底不由升起一股暖意,十分舒服。

  我赶紧把身上湿漉漉的衣服都脱了下来,拿在火上烤了起来。

  正烤的开心呢,身后的海岩后面,突然传来了一阵脚步声,我将头探出去一看,却见那美女空姐,正一瘸一拐的朝着我这边走过来呢。

  她也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了一块破布,把小屁股给包住了,但是上半身没办法,只有用手挡着。

  “把你的衣服给我穿,我……”

  美女空姐用她水汪汪的大眼睛瞪着我说道。

  我差点以为自己耳朵出毛病了,这女人是咋回事?居然理直气壮的说出这种话来,眼看天就要黑了,这么冷,我把衣服给你穿?

  我离都没理她,脑袋一缩,就重新退回了海岩下面。

  过了一会儿,低低的啜泣声就传了过来,我探出脑袋一看,这女人一屁股坐在沙滩上,在那边哭的梨花带雨,伤心极了。

  见我探出头来,她结结巴巴的喊道,“刚刚……刚刚对不起,我不知道你是为了救我,我……”

  我最受不了女人哭,看她这样子心底忍不住一软,就走过去想要扶她起来。

  不过,我一走出去,小空姐脸瞬间就红了,指着我尖叫了起来。

  “臭流氓,死色狼!”

  美女空姐转过头去,大骂我,羞的连晶莹的小耳朵都红透了。

  我看她这样子,不由一愣,这才想起自己刚刚把衣服都给脱去烤火去了,刚刚一时走神,就直接走出来了。

  尴尬的笑了笑,我赶紧回去把内裤穿上,这才重新出来,又把我的衣服披在了她身上,搀着这小妞的胳膊,把她朝着篝火边扶过去。

  这小妞过来的时候,扭伤了一只脚,走路不太稳,而且也非常累的样子,我一扶着她,她整个身子就不由自主的朝着我靠了过来,一股清香味顿时扑面而来,她那对破涛汹涌的大家伙更是靠在了我的手臂上,软软的、滑滑的,让我当场就有了反应。

  好在这路途不是很长,虽然我只穿了个内裤,她也没有注意到我的异样,不然只怕我又要被骂是大色狼了。

  靠着海岩,坐在篝火边上,这小妞精神显然恢复了不少,她脸上又露出了那种很是职业的温柔微笑,“刚刚对不起,我一时冲动说错了话,我叫宁小秋,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?”

  我看她这样职业微笑的样子,心底就有些不爽。经过刚刚那些我算是明白了,别看这小妞现在脸上笑的那叫一个美丽灿烂,但是这笑却非常职业,换句话说,就是假的很。

  她心里面指不定怎么鄙视我呢!

  不过,我也早就习惯了。来自农村的我,从小打到大,没少受城里人嫌弃的眼光。

  我不咸不淡的说道,“我叫张飞。”

  没错,我就叫张飞,桃园结义的那个,从小没少被同学取笑。当初我老爸不识字,这个名字是找路过的算命先生取的,估计那算命先生嫌弃我老爸给的钱少,随口给整的吧。

  我那农民老爸还一直觉得这个名字好呢,老是念叨什么那算命的说了,我将来必定是要飞黄腾达,建立一个王国啥啥啥的。

  还特么建立一个王国,这要是在古代,哥已经被抓去砍头了好吗?

  “张飞,你说这个岛在什么地方,还有没有其他人也被冲过来?”

  宁小秋一心想着飞机、和荒岛的事情,焦急的问道,倒是没有注意到我的名字很奇怪。

  “我也不知道这个岛到底在哪里,手机一直没有信号,这里四周也一点人工的痕迹都没有,肯定是个荒岛。”

  “那我们怎么办啊,其他人难道都死了吗?”

  宁小秋听我这么说,顿时就慌了,眼泪又在眼眶里面打转了,不过她哭的样子真的很美,让我心都跳的快了一拍。

  我忍不住拍了拍她的肩膀,安慰的说道,“你别着急,飞机失事这可不是小事,肯定会有国家救援队来找我们的,这要找到咱们,也就是迟早的事情,现在我们要做的,就是先在这荒岛上活下去。”

  为了安慰她,有一些疑点我却没有告诉她。

  我们的飞机,是从广东飞往新加坡的,经过的都是热带地区,现在还是夏天,但是现在我们在的这个岛天气却比较冷,而且我在沙滩边不远处的树丛里,看到了许多温带,甚至是寒带才有的植物。

  这非常的奇怪,我心底也很乱,却没有仔细去想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
  而这个时候,宁小秋听了我的话,也觉得我说的很有道理,眼泪也止住了,心底安稳了很多,觉得好像一切也不是那么糟糕。

  于是,她很快发现了我放在她肩膀上的手,她不由眼底闪过了一丝厌恶,宁小秋很是嫌弃的将我的手给拍掉了。好像我的手碰到了她,把她怎么侮辱了一样。

  我顿时心底很是无语,尼玛啊!那眼神是啥意思,拍个肩膀,就搞得好像我强奸你了一样,我他吗又不是故意占你便宜,哥刚刚是为了安慰你好不好。

  我觉得这女人太不知好歹了吧!就那么瞧不起我?

  老子虽然是农村出来的,现在却也打拼成了一名都市白领,虽然还只是底层小人物,但我知道努力,知道奋斗。

  而且老子人高马大的,长的也不丑,为人更是踏踏实实。

  不就是为了省钱穿的差了点,不就是穷了点吗?

  现在的女人太现实了!

  我心底郁闷,干脆站了起来,就朝着海滩那边走过去。

  我这一走,宁小秋顿时就急了,“你要去哪?”

  “我去海滩边上走走,看看有没有其他幸存者。”

  我没好气的说道。

  “我和你一块去,我一个人在这里害怕!”宁小秋急忙喊道,赶紧就站了起来,跟在我的后面。

  我真是服了她了,尼玛不是很嫌弃我吗,那就别跟个跟屁虫一样。

  我心底有些烦她,干脆加快了脚步,在前面走的很快。

  宁小秋是个女人,还有一只脚扭伤了,哪里有我走的快,不一会儿,就落在了我后面很多,这个时候,天色已经有些黑了,这个荒岛上面离了海滩不远,就是一些低矮的树丛,黑峻峻的,我都觉得有些渗人,宁小秋自然怕的不行,赶紧跑的快了点,还在后面很焦急的带着哭腔喊我,“你慢点,等等我好不好!”

  我听她又要哭了的样子,心底也有些软,觉得和一个女人置气没啥意思,就准备停下来等她,不过这个时候,我突然看到前面沙滩里面,好像埋了什么东西。

  那个地方鼓起来一个大沙包,露在沙包外面的是一截牛仔裤,我一看顿时心中惊喜,难道是其他人给埋在里面了?

  我顿时就把宁小秋那女人给忘了,三两步赶紧冲了过去。

  宁小秋在后面见到我跑的更快了,顿时急的眼泪都下来了,急忙朝我跑过来,可是她这一着急,脚下顿时一崴,扑通一声就摔了个狗吃屎。

  她疼得坐在地上直抹眼泪。

  我听到后面的响声,这才想起这妞来,转过头来一看,不由顿时就呆住了。

  这小妞上半身穿着我的衬衣,下半身却是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一块破布裹着的,她这一摔,那破布不知怎么滴,居然就掉了。

  宁小秋估计摔的很疼,还没察觉到自己已经完全走光了。光滑、粉嫩的大腿,还有那不可描述的地方,全让我看了个正着。

  这真是荒岛特有的风光,那画面太有冲击力了,我一下就有了反应,高高支起了帐篷。

  看到这样美丽的风景,我忍不住咽了口唾沫,眼神都有些发直。

  宁小秋泪眼朦胧的,却也很快发现了我的异样,顺着我的眼光低头一看,顿时发出了一声羞怒的尖叫声。

  她赶紧把那块破布拉到腰上,重新遮好,却是朝着我愤怒的哭喊道,“姓张的,你个臭不要脸的死色狼,我和你没完!”

  我一听她这话,不由也有些恼火,这也怪我?你自己衣服没穿好,又不是老子脱的。

  我有心想骂她几句,但是想到毕竟是我看了人家姑娘的身子,占了便宜,我到嘴的话又咽了下去,只是嘴里说道,“我这也不是故意的,你赶紧起来,我看到前面沙子里面,好像埋了个人……”

  “前面有人?”

  宁小秋一听,顿时非常惊喜,连忙就想站起来,然而她刚刚身子支起来一点,就疼得再次跌倒在了沙滩上。

  “我的脚扭的肿起来了,你过来扶一下我。”

  宁小秋皱着眉头说道,很是不情不愿。

  我看她那高傲的样子,心底就有些火大,你是女神,你了不起,让我来扶你,你还不情不愿的!

  我发现脚边有一根比较粗的树枝,随手捡起来,就给她扔了过去。

  “你用这个吧,人家瘸子没人扶也能走路,你只是有一只脚崴了。”

  我不咸不淡的说道。

  这话说的估计有些重,宁小秋瞬间眼睛里就飘起了一层雾气,不过她恨恨的看了我一眼,还真把那树枝捡了起来,咬着银牙就要杵着树枝站起来。

  没想到,这还真让她站起来了,她走了两步之后,很是满意,于是便昂起高傲的俏脸,非常得意的瞪了我一眼,好像在说,小样,没有你,姐自己也能行。

  我心底很无语,刚刚想提醒她小心一点,走路别眼睛望着天,果然就听到咔嚓一声脆响,接着就是扑通一声闷响。

  不用说,是那根树枝断了,这树枝虽然比较粗,但是也不知道在海边上被水泡了多久,就没有那么结实了。

  宁小秋又摔了个狗吃屎。

  这摔的,我看着都疼。

  这一下,她坐在地上眼泪珠子一个劲的往下掉,给委屈的。

  我心底也觉得有些心疼,琢磨着这小妞要是这下再喊我过去扶她,我就去扶她算了。

  但是让我没想到的是,她居然就那么一声不吭的在低低的哭,就是不开口来求我了。

  没想到这小妞还挺倔的。

  我叹了口气,却是赶紧走了过去,朝她伸出了手。

  让我再次没想到的是,她居然把头扭过去了,根本不搭理我。这让我伸出去的手多尴尬啊。

  “女神,大小姐,你觉得现在是你傲娇的时候吗?那边还有个人埋在沙子里面呢,你不想去看了?”

  我没好气的说道。

  “好恶心,你才是傲娇呢!”

  宁小秋愤怒的瞪了我一眼,却是讪讪还是拉着我的手站了起来。

  我心说,你再傲气,再看不起我,结果最后还不是要靠我来救你?不过,这次我没有出声,扶着她很快来到了那个沙包边上。

  我捡了块扁长的石头当成铲子,飞快的刨起沙来。宁小秋也笨手笨脚的在旁边帮忙,刨沙的速度还没有我的十分之一,动手能力极差。

  我看她那一双玉葱一样的嫩手,不由暗暗摇头,这妞一看就是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小姐,这种粗活,她哪里干的了?

  也就是遇到了我,不然的话,在这荒岛上,我觉得她一天都活不下去。

  挖沙子挖到一半,我心底就有些失望,这沙子里埋的,根本不是一个人,而是一个破烂了的行李箱。

  那截牛仔裤,就是从箱子里面漏出来的。

  见到居然不是一个人,宁小秋顿时非常失望,一屁股就坐在边上,望着远处的海面发呆。她可能想看看能不能有什么船经过吧。

  过了一会儿,她看见我还在刨沙,不由就奇怪了起来,嘴里说道,“你是不是傻啊,这都发现了不是人,你还刨什么,省点力气不好吗?”

  我心说你知道个屁,我们在这里要啥啥没有,这行李箱就是个宝贝,指不定里面就有什么救命的东西呢。

  宁小秋见我不理她,不由撇了撇嘴,很是不屑的看了我一眼,估计是在笑我傻。

  我懒得搭理她,继续疯狂刨沙,不一会儿,整个行李箱就被我给清理出来了。

  这行李箱里面,大多数都是些衣服,男装女装都有,还有小孩的,估计是一家人去新加坡旅游呢。

  我琢磨着这岛上这么冷,这些衣服肯定会有大用的,只是可惜了,都是些夏天的衣服,不怎么保暖。

  除了这些衣服,我在行李箱里面翻了翻,找到了几本旅游手册、一些钱、两条金项链,还有一本护照,看护照上的名字,是个叫吴远航的男人,长得有些gay,也就是有些娘,估计现在也是生死未卜。

  这些东西,现在看着没用,不过我却也不敢随意扔掉。除此之外,还有一些让我非常惊喜的发现。

  首选是在箱子的夹层里面,居然有一把瑞士军刀,这东西功能很多,说不定就能派上大用场。

  然后是一些女人用的卫生巾,一把折叠伞,还有一支手电筒。

  最后,还有几盒黑巧克力。

  巧克力我平时是不怎么喜欢吃的,但是这毕竟是高热量的食物,在这荒岛上可是非常珍稀的物资。

  宁小秋见到我从行李箱里面,居然找出了这么多好东西来,顿时脸色也非常尴尬,小手捏着衣角,低着头偷偷的看着我,好像想道歉,又觉得拉不下脸来。

  我打开了其中一盒巧克力,没好气的看了她一眼,拆开一半,丢给了她。

  “先吃点东西吧。”我说。

  宁小秋见我没有和她一般计较,顿时非常惊喜,感激的说了声谢谢,这才急急忙忙的去吃那些巧克力。

  我们都一天没吃东西了,这么点巧克力,根本不抵饱。

  宁小秋吃完了还觉得不满意,就眼巴巴的看着我,我却没答应。“先留着,还不知道救援什么时候过来呢,等会我再去找点其他吃的。保证不会让你饿着。”

  听我这么说,宁小秋有些失望的点了点头。

  看她的样子,她估计觉得我是在强行安慰她。这荒岛上,哪里有什么吃的呢?总不会好运的再发现一个行李箱吧?

  不过,宁小秋对我说的第一个理由很信服,觉得救援到来之前,吃的省着点是对的,她这才没有闹起来。

  我把所有的东西都塞在回行李箱里,用一件衣服固定起来,拖着它,就和宁小秋重新回到了先前的篝火旁边。

  现在天已经黑了,不能继续在海滩上乱走了。

  这一晚,该怎么度过呢?孤男寡女的,又冷又黑,会不会发生点什么?看着宁小秋那美丽的倩影,单身已久的我忍不住有些幻想了起来。

  不过,我回想起宁小秋那高傲的样子,那些美妙的幻想很快被我掐灭了。她不嫌弃我就不错了。

  我把行李箱里面几件衣服拿出来在篝火边上烤着。接着,摸了摸自己的咕咕叫的肚子,却是准备去找些吃的回来。

  宁小秋还是非要寸步不离的跟着我。

  这让我很无奈,扶着这么个拖油瓶,我走路都慢了很多。不过,倒也不是没有好处的,这小妞半靠着我,她身上传来淡淡的香气,那光滑如玉的肌肤在我紧紧贴着我,让我一阵阵心猿意马,差点又有了反应。

  幸好我要找食物的地方,就在不远处的海滩上。

  刚刚在海滩上找其他幸存者的时候,我就发现,附近的沙子上,有很多不规则的小洞。

  按照我的经验,这些小洞里面,多半会有一些螃蟹,海蟹可是非常美味的。

  我挖了没多久,果然就抓到了一只大个的大眼蟹,这可是好东西啊,这东西壳薄肉厚,味道鲜美,绝对是上好的食材。

  可惜现在手里没有什么材料,却是无法烧出特别美味的东西来。不过毕竟是在荒岛,有的吃就不错了。

  我把那螃蟹在沙滩上一块石头上,猛地一敲,把它敲的半死,然后朝着宁小秋走了过去。

  宁小秋见我抓出来一只张牙舞爪的大螃蟹来,不由吓了一跳,还连连退后好几步,一脸的嫌弃,还让我理她远点。

  这螃蟹被我敲的半死,流出很多体液来,黄的、绿的,看着挺脏的。她的眼神很是厌恶,既是厌恶这螃蟹,也是厌恶将螃蟹拿到她旁边的我,好像我这样做,把高贵的她给玷污了一样。

  这把我给气的。

  你傲气个什么劲?现在都什么时候了?

  “现在是在荒岛,可不是在外面!这就是我们的食物,赶紧把这件衣服兜起来,装这些螃蟹。”

  我脸色一沉,一边丢给她一件我早就准备好的衣服,一边不容置疑的说道。

  宁小秋见我这样和她说话,也不由脸色很难看,她愤怒而且厌恶的盯了我一会儿,却没敢和我闹翻,只是悻悻的,连忙照我说的做了起来。

  如果现在是在外面,这女人肯定转身就走,根本不会搭理我,反正有大把男人会来给她献殷勤的。

  她这种女人,内心高傲的像只孔雀,就是那种表面上对你很客气,但是实际上却非常的看不起你,拒人于千里之外的那种。她们总觉得自己是天选之子,男人就该围着她转。不过事实上,在外面的世界,还真是这样。

  她这种美女身边,总有几个男的,好像苍蝇一样围着的。

  但是现在,在这荒岛上,只有我一个男的,她没办法不靠我。

  “嫌弃我,你也得憋着,也得听我的。”

  我心底恶狠狠的想到,心底居然莫名升起一股淡淡的快意来。

  有了宁小秋的配合,很快我就抓了不少的螃蟹,把那件旧衣服兜的满满的。

  我提着一兜螃蟹,心底很开心,哼着小曲兴高采烈的就回去了。

  宁小秋见我这么开心,更加郁闷了,虽然被我扶着,但却把脑袋侧过去,看都不看我,一副眼不见为净的样子。

  我懒得理她,赶紧在篝火边上处理起这些螃蟹来。

  从小生活在农村的我,小时候最爱去河里面抓泥鳅、螃蟹这些东西来吃,烧螃蟹,对我来说,那是小菜一碟。

  不一会儿,浓郁的蟹香味就传了出来。

  我们两个人早就饿的前胸贴后背了,急急忙忙的就一顿猛吃。

  吃完了东西,宁小秋摸着肚子,很满意的靠在海岩上,忽然嘴里说道,“谢谢你,如果能够从这里活着出去,我会给你一大笔钱,感谢你的。”

  “给我一大笔钱?你很有钱吗?”

  我忍不住问道。

  “那是当然,我老爸有一家上市公司,叫汇龙实业,是做广告的,身价近十个亿!”这样说着,她非常得意的看了我一眼,“你要是对我好一点,别摆出那张臭脸,事事都听我的,兴许我一高兴,就多给你一点钱!二十万,你说怎么样?”

  听了她这话,我心底不禁冷笑了一声,我说她干嘛扯这些,原来是想用钱来收买我,你说你用现金砸我我也认了,现在就开些空头支票,我才懒得受这个气。

  而且我估摸着,真要依着这大小姐的脾气来,别说让她活下来,我都得让她害死。

  我总觉得,这小岛没那么简单,心底一直有点提心吊胆。

  “行了,你别扯那些没用的了,现在能不能活着回去,都是个问题呢,睡觉吧!”

  她以为我嫌钱少,还想加价,但我没接她的话,把那些烤干了的衣服,铺在地上,直接就躺了下来。

  宁小秋见金钱居然没用打动我,顿时显得很吃惊,我估计在她这种大小姐心底,我这种穷鬼屌丝男,就是见钱眼开的吧。

  可惜她看错了我,我虽然穷,可也是有尊严的。

  她闷闷的看了我好一会儿,这才很不高兴的学着我的样子,笨手笨脚的把一些旧衣服铺在沙子上,也躺了下来。

  我顺在外侧,宁小秋睡在靠着那块海岩的里侧,为了防范我,她还特意把那破行李箱放在了我们的中间。

  而在我的旁边,是那堆篝火。

  本来我想让她睡在靠篝火的位置,但是宁小秋觉得睡外面害怕,非要靠着那海岩“墙”才有安全感。我也只好由着她了。

  有篝火在,我们倒也不觉得特别冷,加上刚刚肚子也吃饱了,这一天又非常疲倦,我和宁小秋两个人不由都觉得很困,没过多久,就都沉沉的睡了过去。

  临睡之前,我还把篝火特地弄的更旺了一些,我想有火光在,应该不至于出现什么野兽吧。

  本来以为不会出什么事情,但是我睡到半夜的时候,却忽然感到身上一沉,有什么软软的东西压在了我身上。

  我不由猛地睁开了眼,却见到宁小秋这女人不知什么时候,居然好像八爪鱼一样紧紧的抱着我,还把她的小脑袋埋在我的脖子边上,一个劲的蹭啊蹭的。

  她胸前那两团柔软,更是紧紧压着我的胸口,随着她身子的蹭动,在我胸口荡漾、挤压,让我内心一荡,真想当场把她法办了。

  不过我知道,这女人估计是睡梦中,把我当成她的抱枕了,如果我真把她办了,我不敢想象这个一直瞧不起我的高傲孔雀会做出什么事情来。

  而且,救援队要是来了,我不成了强奸犯了?

  强忍住内心的悸动,我就开始推开她,这女人抓的很紧,我很艰难才推到一半,然而我没想到的是,我正抓住她的光滑大腿推她,宁小秋忽然就醒了,她瞪大了眼睛盯着我,嘴里发出了尖叫声,然后我就又啪的一下挨了狠狠一个巴掌。

  “你自己爬上来的,还打我?”

  我也真是气的不行不行的。

  宁小秋听我这样说,看了看四周,也知道我说的是真的,她也是一脸的尴尬,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,我却是忽然心中一动,一把捂住了她的红红的嘴。

  宁小秋以为我一气之下,要把她强暴了,吓得脸都白了。她想要叫些什么。

  我却在她耳边低声吼道。“闭嘴!好像有什么东西过来了!”

  我听到海岩后面,传来了一阵低缓的脚步声。这脚步声很轻,似乎是在偷偷的接近我们。

  “难道是什么野兽过来偷袭?”

  我没管已经吓得大气也不敢出的宁小秋,却是捡起地上的一块大石头,缓缓的从海岩那边将脑袋探了出去。

  这不看不要紧,一看之下,我顿时大吃一惊,千想不到,万想不到,居然还有这么巧的事情发生。

  海岩那边偷偷朝着我们过来的,不是什么野兽,而是两个人,而且还是我的熟人。

  是我的前女友小柔,还有她的现任秃头赵威!

  这一对狗男女,居然也没死,被冲到了这孤岛上。

  继续阅读请加微信yun86528 扫描下方二维码

  

 

      

上一篇: 偶然中的必然“SKP现象”成消费升级的典型案例
下一篇: 你该知道的育儿常识

 
推荐资讯
· 知诚会承办《2018年第二期科技社
· 知诚会会长任壮荣获“北京市优秀社会
· 知诚会会长任壮同志荣获第九批首都市
· 知诚会主办《非营利组织免税资格政策
· 知诚会作为北京市特色商会应邀参加工
· “知诚社会组织财税一体化系统2.0
· 知诚会“学习型、支持型、示范型”党
· 知诚会秘书长受邀参加“一带一路”国
· 知诚会“三型”党组织党建知识竞赛启
· 旺孕堂精品家政公司“告别夏天”游之
 
相关资讯
· 普仁联盟:发挥青壮年业务优势&nb
· 第三届国际性艺术比赛2019报名日
· 偶然中的必然“SKP现象”成消费升
· 飞机坠机,1男子和7名空姐流落荒岛
· 新国标“全面封杀”电动车?做好这几
· 芝华士携手全球品牌代言人吴亦凡演绎
· 双耀健康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开业庆典2
· 中华未来之星 与&nbs
· 极致匠造,实至名归--卡洛尼新风再
· 山西日用品官网小程序助力企业腾飞
 
联系我们
 
品牌宣传编辑部
客服联系电话:010-52487360
QQ:840573529
业务咨询电话:010-52487360
QQ:593634808
投稿、投诉邮箱:lucky.27@126.com
QQ:840573529
关于我们 广告评选 联系我们 品牌指数 随机投稿 网编人员 网编招聘 网站合作
Copyright 2003-2010 品牌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
京ICP备10040773号